引理念、建體系,國產奶粉質量控制大變革

時間:2021年10月20日    信息來源:飛象網 【字體:

  對于人類來說,微生物并不是一個陌生的名詞。
  作為最古老的人屬祖先——非洲乍得沙赫人出現在地球上大約是700萬年前,而細菌、病毒等微生物大約出現于37億年前,“癘氣”、“瘴氣”的形成,都與微生物密切相關。
  在漫長的物種進化和文明發展中,人類一直在與微生物斗爭,卻又始終共存。
  直到今天,隨著生物科學的進步與發展,人類認識的微生物已經超過20萬種,并能夠有效防止部分微生物侵害,治療大多數相關疾病。但對有害微生物的控制,依然是重要課題。
  10月17日,在太湖之畔的江蘇無錫,為期3天的第六屆中國特殊食品大會上,微生物控制再次成為學界和業界討論的焦點。

  奶粉廠里的“制藥人”
  “制藥行業的微生物控制起步早,已經形成了成熟、系統的管理方法和控制體系,尤其是預防為主的理念,值得我們學習借鑒。”飛鶴實驗室負責人劉英濤說。
  生物學專業出身的他,畢業后在制藥行業工作了14年。在他看來,藥品和食品生產有許多共性的“安全”要求,尤其是在微生物控制方面,制藥行業的要求更為嚴格。“所以人們往往用‘制藥級標準’來形容對環境控制的嚴苛程度”。
  如何在食品行業引入制藥微生物控制的方法和理念,既不過度要求,又能提升質量管理水平呢?
  國產奶粉的引領者飛鶴,進行了新的嘗試。引入WCM(世界級制造)管理體系,進行數字化升級,建設智能工廠等。
  飛鶴實驗室
 
  同時,人才引進也在大力推進,劉英濤就是其中之一。機緣巧合之下,他于2019年加入飛鶴,此后,飛鶴開始以制藥行業的理念,在微生物的檢測、預防、控制等方面做了大量探索。
  以檢測為例。“我們會用多種儀器、多種方式進行交叉檢測,確保微生物檢測的準確性,確保萬無一失。”最基礎的是傳統手動生化鑒定的方法,也是國標的基礎要求;好一點的,如整合多種生化鑒定的API手動鑒定試劑盒。再進一步的就要用到更先進的鑒定設備,如全自動生化鑒定系統、熒光定量PCR系統、基因指紋鑒定、全基因組測序等,分子生物學方法進一步確認。
  “按照國標要求,一般企業都只配備手動的生化鑒定試劑盒,后幾種沒有強制要求的設備,大多數企業也就沒有配備,至少沒有大規模配備,目前飛鶴中心實驗室已經具備,各工廠實驗室也將陸續配全。”對于公司的檢測設備,劉英濤非常自信地表示,這些自動化、智能化的設備,不僅能夠提高檢測的準確性,還能夠避免人為因素的干擾,也從而提高了檢測的客觀準確性,“而且主要設備還連接著實驗室的數據系統,檢測結果會直接同步到系統,并上傳至數據中臺,沒有人為修改的可能性,從而實現了微生物檢測結果的可追溯性。”他說道。
  飛鶴實驗室工作人員在調試設備(圖片來源:中國國家地理)
 
  這幾年改變的不僅僅是實驗室設施和設備,還有檢測方法。以食品行業重要的檢測項目——腸桿菌科為例,一般指導性文件都是用定量方法去評判環境是否受到污染,但飛鶴則采用定性的方法去衡量生產環境,這在行業內是對環境質量從未有過的嚴格標準。“打個比方,家庭裝修要檢測甲醛,定量方法就是要求甲醛不能超過一定的標準,但采用定性方法就是要求不能檢測出甲醛。”他說,目前業內只有飛鶴在如此嚴格的標準對生產環境中的腸桿菌科進行檢測和控制。
  此外,產品或環境微生物一旦出現檢出異常結果,飛鶴就會對檢出菌進行基因溯源,并采集不同環境中的微生物,進行基因比對,以確認目標微生物的來源。“也就是說在發現隱患、消除隱患的同時,還會看隱患是從哪兒來的,是某個房間、某個地面,還是某個人,然后從源頭進行控制。”劉英濤解釋道。
  “要把空氣也管起來”
  如果說檢測是質量控制的安全閥,通過科學的管理機制,對有害微生物進行預防,才是防止微生物危害的防火墻。李楠對此感受深刻,他是飛鶴甘南工廠的生產經理。
  李楠2009年就加入了飛鶴,見證了飛鶴質量管理理念和方法的不斷進化。“現在大家已經達成了共識,就是質量控制不僅要有先進的設備等硬件設施,更要有管理等軟性的一整套體系。”李楠說。
  具體到微生物控制上,飛鶴制定了科學、詳細的管理體系,包括對人員、設備和環境的管理。
  以環境管理為例。通常,國家只要求對環境中的沉降菌、浮游菌進行監控,“而我們要求把空氣也管起來,對所有與產品接觸的壓縮空氣及其他氣體,都進行監控。”李楠解釋道。具體來說,就是采用高效空氣過濾系統,有效阻隔0.5微米以上的各種微粒和細菌。在此基礎上,飛鶴對這一系統進行實時監控,以保證食品微生物控制的安全性。
  據李楠介紹,飛鶴工廠被嚴格劃分成3個區域:一般作業區、準清潔作業區、清潔作業區。一般作業區指收納間、庫房等;準清潔作業區指經過簡單的帽套、更衣后可進入的區域,比如前處理大廳、車間走廊等;清潔作業區指二更、風淋消毒殺菌后才可進入的區域,比如接粉間和投粉間。
  生產工作人員穿著防護服作業(圖片來源:中國國家地理)
 
  從一般作業區到準清潔作業區,有著嚴格的進入流程,通常包括戴發網、洗手消毒、穿戴工作服、酒精噴淋等步驟。從準清潔作業區進入清潔作業區,則需要再穿戴一次連體工作服,雙手消毒,佩戴新的一次性手套,并經過風淋消殺。“根據專家指導和實驗結果,我們制定了更衣SOP,要求員工嚴格按照標準流程進行操作。”李楠強調。
  連體服是這一套流程中的亮點。李楠說,“過去都是防靜電的連體服,阻隔率不是很高,現在的連體服阻隔率能達到90%以上,對微生物控制有很大幫助”。目前,飛鶴各個工廠采用的防護服,均來自于輝瑞、拜耳等全球知名藥企的防護服供應商。“僅此一項,每個工廠一年就要增加幾十萬的防護服費用支出。”劉英濤強調。
  此外,飛鶴也在通過工藝創新,進行微生物的預防和控制。比如為了避免部分嗜熱芽孢菌污染產品,飛鶴在生產過程中改進蒸發濃縮等工藝點,通過工藝創新,很好的控制了嗜熱芽孢的增殖。
  飛鶴工藝工程師謝陽認為,工藝創新讓微生物控制更有規可循,也推動了奶粉品質的進一步提升。

  讓投料精準到0.1g
  微生物控制只是質量管理的一部分,在更廣的領域內,飛鶴在持續改進質量管理方式,提升質量管理水平。
  比如數字化和智能化。“我們工廠有5大系統,以前都是互相獨立的,沒有進行交互,現在徹底改變了。”飛鶴甘南工廠技術工程部經理劉玉全介紹說,飛鶴從2016年開始系統性地推進工廠端的數字化、智能化,接入MES 系統(生產過程執行系統)、LIMS系統(實驗室信息管理系統)和WMS系統(倉儲系統),并對ERP系統進行升級,4大核心系統有效銜接和實時交互,實現了對整個生產過程的全程監控。
  這樣,系統就可以提前發現指標波動,預防質量問題出現。“如果某個工藝參數出現了規律性波動,數據中臺通過分析就可以發現,并及時反饋給工廠,指導生產分析原因。”飛鶴信息化中心基礎架構和智能制造經理蔣朝福解釋說。
  飛鶴智能化生產線
 
  智能工廠建成之前,在全自動的生產線上,只有投料環節主要由人工操作,可能會出現操作失誤造成錯投料,使生產損失,F在,MES 系統和生產現場的設備是聯動的,配料缸上的蓋子是電磁閥控制的,投料時必須掃碼確認來料種類和重量精準無誤,電子鎖才會自動打開,完成投料。“原料校準是兩個系統在自動交互,排除人為干擾,所以只要出錯了就沒有辦法投料。”蔣朝福補充道。
  系統除了防止投錯料,還能讓以噸為單位的產品生產中,投料的精準度控制到0.1g級別,實現了對投料的精準控制。
  引入制藥行業有害微生物控制理念和方法,搭建人員、設備和環境的管理體系,并通過數字化和智能化,來實現對質量的精準管理,如今,國產奶粉已撕掉過去的標簽,成為高品質的代名詞。
  未來,在學界和業界共同關注和推進下,不斷努力和持續創新的國產奶粉,無疑將再上新臺階。而在國產奶粉的引領下,食品行業整體質量控制的變革和發展,可期可盼。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信息來源:XXX(非本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布,可與本網聯系,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最新專題

亚洲人片在线观看天堂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