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兩年再謀上市 紅星美羚產能過剩問題待解

時間:2020年06月15日    信息來源:北京商報 【字體:


 
  新三板退市兩年后,國產“羊奶第一股”紅星美羚再謀上市。6月11日,紅星美羚相關負責人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稱,紅星美羚希望通過上市豐富融資渠道,提高知名度和吸引人才,實現公司可持續發展。日前,紅星美羚發布招股書顯示,計劃投入1.6億元用于擴大產能,并將重心轉向嬰幼兒配方羊奶粉,沖擊A股創業板。業內人士認為,A股上市有助于紅星美羚獲得更多融資,不過,由于存在營收低、增長緩慢、產能過剩、存貨周轉率低等問題,紅星美羚再次上市有一定難度。

  謀A股創業板
  招股書顯示,紅星美羚擬發行不超過2130萬股,主要用于擴大生產、繁育基地和品牌建設,并希望優化資源進行行業橫向整合。在計劃募資的3.14億元中,1.6億元將用于建設奶山羊產業化二期項目,該項目包括1個進口自動化聯合生產車間,2條羊奶粉生產線和9條包裝線。
  資料顯示,紅星美羚是一家以羊乳粉為主的羊乳制品研發、生產和銷售的乳企,產品包括嬰幼兒配方乳粉、兒童及成人乳粉等。嬰幼兒配方羊奶粉品牌包括羚恩貝貝、富羊羊、德瑞蘭帝。
  值得關注的是,作為國內首家羊奶上市公司,紅星美羚早在2015年8月就曾登陸新三板掛牌。紅星美羚董事長王寶印彼時表示,乳品的產業鏈較長,為了做大做強,必須要有資本投入,新三板是一個非常好的融資平臺,同時對于快消品企業而言,也可以進一步提升品牌效應。
  然而,2018年4月,紅星美羚正式從新三板摘牌。直到2019年6月,紅星美羚才遞交創業板IPO申請材料。
  在香頌資本董事沈萌看來,缺少發展資金,可能是促使紅星美羚再次謀求上市的重要原因,而新三板流動性較弱,融資功能不足,致使紅星美羚不得不轉板、沖刺A股。
  招股書顯示,2017-2019年,紅星美羚經營性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7339.27萬元、-6026.38萬元及5607.46萬元。與此同時,紅星美羚負債在逐年增長。2017-2019年,紅星美羚負債分別是9647.78萬元、1.49億元、2.2億元;資產負債率分別是25.62%、33.88%、39.73%,期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余額分別約為1.07億元、3813.98萬元、4081.42萬元。

  產能過剩加劇
  “2017年開始,紅星美羚就存在產能過剩的問題,募資擴產只會加劇產能過剩,從而造成社會資源浪費。”乳業專家宋亮認為。
  數據顯示,紅星美羚在2017-2019年的乳粉產量分別為3973.81噸、3399.09噸和3199.7噸,產能利用率分別為91.99%、78.68%和74.07%;產品銷量也處于下滑狀態,由2017年的3717.11噸下滑至2019年的3091.03噸。
  新廠投建后,紅星美羚新增1萬噸奶粉產能,將是現有產能的2倍多。招股書顯示,紅星美羚此次募資將用于奶山羊產業化二期建設、永慶奶山羊養殖園區建設、營銷網絡建設以及補充流動資金等項目。其中,紅星美羚奶山羊產業化二期建設項目產品為羊乳粉,包含嬰幼兒配方羊乳粉和調制羊乳粉,設計產能分別為6666.67噸/年和3333.33噸/年。
  在產能利用率下滑的同時,紅星美羚還面臨存貨較大且存貨周轉率較低的風險。2017-2019年,其存貨賬面價值分別為5319.13萬元、1.30億元和1.76億元,同期存貨周轉率分別為2.65、2.32和1.38,周轉水平較低。
  對于紅星美羚在產能已經過剩的情況下繼續加碼產能,宋亮表示“不能理解”,并認為,“在整個陜西羊奶粉的產能過剩的情況下,紅星美羚完全可以對該地區工廠進行存量整合,而不是去新建產能。”
  對于加碼產能的原因,紅星美羚相關負責人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近年來,國家奶業振興戰略的實施、消費者對羊乳制品的認可度提高以及我國二孩政策的出臺等,都促進了羊乳制品市場需求的快速增長,此次募投項目的建設滿足了公司豐富產品結構、增加產品品類、擴大生產規模的要求,也順應了消費者對羊乳制品日益增長的需求,為公司實現跨越式發展奠定基礎。

  押注嬰配羊奶粉
  值得一提的是,此番沖擊創業板上市,紅星美羚對旗下業務也進行了調整,重心進一步向嬰幼兒配方羊奶粉傾斜。數據顯示,2019年紅星美羚銷售嬰幼兒配方奶粉1730.9噸,同比增56%。
  不過,業內人士對于紅星美羚大手筆加碼嬰幼兒配方羊奶粉業務并不看好。“由于對大經銷商依存度過高,一旦大經銷商有變動,紅星美羚業績很難不‘變臉’。”宋亮說。
  招股說明書顯示,紅星美羚采取經銷為主、直銷為輔的銷售模式。近三年來,經銷收入占紅星美羚整體收入的90%以上。2016-2018年,紅星美羚向前五名客戶合計銷售的金額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43.08%、35.86%和44.36%。
  對此,紅星美羚在招股書中表示,公司對前五大客戶的銷售收入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例較高,如果未來公司的重要客戶發生流失或需求變動,將對公司的收入和利潤水平產生較大影響。
  “羊奶粉作為差異化產品,已有越來越多的品牌進入,紅星美羚很難在百億規模的羊奶市場分羹。”宋亮進一步分析。
  事實上,除了紅星美羚,傳統羊乳制品生產企業還有百躍乳業、和氏乳業等。此外,蒙牛、飛鶴、澳優等大型乳制品加工企業以及外資品牌均在發力這一領域。據不完全統計,在市場上銷售的嬰幼兒配方羊奶粉品牌數已超過百個。
  對比目前中國羊奶粉市場處于領先地位的佳貝艾特,紅星美羚營收規模僅為其九分之一。數據顯示,2019年,佳貝艾特的收入已達28.56億元。同期,紅星美羚的營收為3.4億元。
  “蒙牛、伊利等大型乳企進入羊奶行業,不僅說明該行業已被市場認可,也表明羊奶粉未來會有良好的市場前景。”紅星美羚相關負責人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說,奶山羊的養殖有一定的區域限制條件,對大型乳企而言,羊奶粉行業上游產業需較長時間的培育和發展,才能具有一定規模,作為國內為數不多的專業奶山羊全產業鏈經營企業,紅星美羚仍會擁有幾年快速發展的機會。
  快消新零售專家鮑躍忠認為,紅星美羚以羊奶粉品類為切入點打造品牌調性,也是一個營銷選擇,但僅依靠單一產品,紅星美羚想要在整個奶粉品類中占據更大市場份額,從現在來看,恐怕不太現實。北京商報記者 錢瑜 王曉(圖片來源:紅星美羚官網)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信息來源:XXX(非本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布,可與本網聯系,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最新專題

亚洲人片在线观看天堂无码